当前位置:首页 > 武侠修真 > 仙妻多娇

仙妻多娇 第三百四十九章 遗言

    云凌天宫的后面有一座矮坡,坡下也种了几株琼花树。(看好书就来tet文学网 www.teteam.com)`

    琼花如雪般晶莹,纷纷扬扬,落了满坡。

    一个白衣少年,跪在一株琼花树下。

    在他身前,是一座坟茔,墓碑上刻了柳青冥的名字,立碑人是重琉璃。

    重琉璃什么都没做,只是低头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纤瘦的身形和俊美的脸颊在漫天飞舞的琼花里,有种与整个世界格格不入的美丽。

    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,重琉璃微微抬眼,看清来人之后,他悲伤的神情立时收敛了几分。

    重琉璃站了起来,犹豫着是否像从前那样冲过去,扑入女子的怀里尽情地哭一场,可看到女子身后跟着的男子,他打消了念头,只是走过来,抓住女子的衣角,揉着眼睛喊了一声:“娘亲!”

    洪宁襄揽住他的脑袋,声音也有些哽咽,“琉璃……”

    她想说些安慰的话,张了张嘴,却什么话都说不出。

    “娘亲,我听石头哥哥说,这些日子你在闭关,不能打扰,所以我没有去看你。娘亲,你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多了。”洪宁襄牵着他的手,走到了墓碑前。

    重琉璃从娘亲的眼神中触摸到了熟悉的温柔。 `

    他知道,娘亲清醒了,不再是那个冷酷残忍的女魔头了。

    洪宁襄摘了一朵琼花插入鬓角,又采了一些琼花,仔细地束好,放于碑前。

    望着上面镌刻的名字,她觉得浑身有点冷。

    “琉璃,那****昏过去后,你爹爹有没有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。(看好书就来tet文学网 www.teteam.com)不过——”重琉璃谷欠言又止。

    洪宁襄看到他目光躲闪,似乎顾虑什么,莫非是因为……

    她朝石定峰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石定峰知道柳青冥临终前和重琉璃说过不少话,这小子定然是不想当着他的面儿说出来。

    也罢,就让襄儿和琉璃单独呆一会儿也好。

    石定峰叮嘱了洪宁襄一句:“早些回来。”负手走了。

    洪宁襄松了口气。对重琉璃道:“现在可以说了吧?”

    重琉璃被识破了小心思,神色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些日子娘亲和九爷在一起,自己却这般不待见九爷,会不会惹娘亲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娘亲。`”重琉璃拽了拽洪宁襄的袖子。“我知道爹爹之前对你做了很多坏事,我也很讨厌爹爹那样,可是我也知道,爹爹有很多的苦衷,爹爹其实很在乎娘亲。很舍不得娘亲的。娘亲,这次爹爹死得很惨,他真的很可怜,你不要再生爹爹的气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我没生气。”洪宁襄摸了摸他的头,“你爹爹临终前都和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让我告诉娘亲,以后多爱自己一些,学着只用五分的爱去爱男人,不要爱得那么用力,爱得那么辛苦。不要再为了任何男人迷失自己,伤害自己。”重琉璃留意着娘亲的表情,注意到她没有什么不快,又继续说,“他还说,云凌妖界是送给娘亲的礼物,娘亲现在是这里的主人,娘亲可以把这个地方,变成属于自己的世界,没有杀戮。没有血腥,没有战乱。娘亲还可以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,将来无论在什么地方受了委屈,都可以回到这个家停靠。”

    洪宁襄眼圈一红。她想起了跟随柳青冥一起征战魔界南部的那十年。

    有一次柳青冥问她,喜不喜欢魔界。

    她说不喜欢。

    柳青冥问她为何不喜欢,她说她讨厌杀戮,讨厌血腥,讨厌战乱。

    柳青冥说,既然不喜欢魔界。那为何委屈自己,来到这个鬼地方,为我卖命?

    她回答说,因为少主需要我,少主值得我追随。

    柳青冥当时很受用,微微一笑说,你对我如此忠心,我也不会亏待你,等我当上魔宗宗主之后,我便送你一个你想要的世界。

    她那个时候心里只有石定峰,一心想着从柳青冥这里探听情报,自然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谁料后来他没能当上宗主,反而因为她的背叛,从魔宗少主的位置跌落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世,他辛苦打下了云凌妖界,一个他创造出来的新魔界,没想到最后他死了,却把这个世界留给了她。

    他不止留给了她一个世界,也把琉璃让给了她。

    洪宁襄转身面对着墓碑,抬手擦掉了眼角的泪珠。

    他说得没错,她要学会爱自己,不再为任何男人迷失自己,伤害自己。

    “琉璃,我们回去吧。”洪宁襄抓住重琉璃的手,这小子守在此地已经多日,浑身一片冰冷,再这么待下去非伤了身子不可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重琉璃虽舍不得柳青冥,但也不想娘亲担心。

    两人往回走的路上,重琉璃又想起了什么,道:“对了。娘亲,爹爹还说了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爹爹说,如果娘亲有机会见到朱宸风,代他说声抱歉。”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要向朱宸风道歉,洪宁襄自然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牵着重琉璃的手离开。

    刚回了雪苑,迎面就遇上了石鸣。

    洪宁襄自知亏欠最多的人就是儿子,此刻见了他,满腹的愧疚和欣喜涌上心头,心中有满腔的话想说却不知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她一时顿住了脚步,有些忐忑地喊了一声:“鸣儿。”

    石鸣看了她一眼,没有答话。

    洪宁襄更加紧张了,绞着手指不知该怎么开口。

    重琉璃见气氛有点尴尬,他拉了拉石鸣的衣袖:“石头哥哥,我先回房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他本想替娘亲说两句好话,但又把话咽了回去,想想还是觉得让娘亲自己化解石鸣心底的怨气比较好。

    “嗯,你好好在房里呆着,没事不要到处乱跑。”石鸣俨然一副大哥的架势叮嘱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重琉璃撇了撇嘴,平日石鸣更爱乱跑的。今天看他心情不好,就不与他做口舌之争了。

    洪宁襄看到重琉璃飞快回了房间,紧张的心情稍稍放松了些许,她抬眼看到石鸣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,一句话都没说,那眼神却让人有点怵。之前没仔细看他的样子,此刻才现,石鸣气质有了些许变化,多了几分佛家的沉静气质,从前那不羁的性子倒是收敛了不少。

    她自知亏欠了太多,所以打定主意,无论石鸣说什么,由着他说,先让他消消火气。

    石鸣看了她片刻后,突然抓住她的手,径直往雪苑后面的花园走去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...(TET文学首页http://www.tet123.org)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