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武侠修真 > 仙妻多娇

仙妻多娇 第三百五十四章 自责和道歉

    朱宸风有些无措。(tet文学网teteam.com) `

    他伸手想抱抱她,像从前一样喊她一声湘儿,给她一些安慰,突然想起来她是石定峰的侍妾,他不能逾矩唐突了她,只好又把手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在见到她之前,原本他有很多问题想问的。

    叶钦是不是魔宗少主柳青冥?

    她的真实身份是不是魔界那个凌霄女魔?

    她不叫田湘儿,她叫洪宁襄?

    她是不是石鸣的亲生母亲?

    当年,她之所以不认石鸣这个儿子,是不是因为她心里恨着石定峰?

    是不是如传闻所说,石定峰把她安插在柳青冥的身边当奸细,结果在魔界失衡时,石定峰没有去救她,抛弃了她,以至于她遭受莫大的伤害,立地成魔?

    她曾经说讨厌石定峰,甚至带着石鸣离开石定峰,都是为了报复吗?

    那么她对石定峰究竟是怎样的感情?

    见她如此痛苦,他知道不用问了,有些答案已经不言自明。

    如她所说,就当那个入魔的女人,已经不存于世,不要去追究真相,或许对彼此都好。

    朱宸风把满腔的话都咽了回去,轻声说:“既然都过去了,那就学着忘了吧。`”

    他无法置评叶师弟所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果叶钦只是叶钦,而不是柳青冥,或许叶钦不至于做出那般疯狂的事。

    可叶钦是柳青冥,那么为了报复石定峰,抢夺洪宁襄,柳青冥会做出什么事就很难说了。

    只是让他一时无法接受的是,柳青冥竟然就这么死了?

    他真的死在了襄儿的手上吗?

    襄儿杀他时,又是怎样的心情?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(tet文学网teteam.com)”

    平静下来后,洪宁襄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她知道这样的道歉听上去太简单,没有任何的解释,显得诚意不足,但她还是只能说出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道歉?”

    朱宸风也平静多了。

    他俊朗的眉目温润如月。“如果非要道歉的话,应该是我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不,是我不对。”洪宁襄咬了咬唇,“当初我想去见叶钦。不仅仅是因为叶钦病危,还因为我有一件事要找叶钦问清楚。所以,当时叶钦把我带到妖界,我有一半是出于自愿的。如果我不跟着他来一趟妖界,不打探他的底细。是无法调查那件事情的。是我连累你为我受伤,连累你被叶钦利用,这件事是我对不住你。`”

    她紧张地看着他,“朱师兄,我跟着叶钦走后,你怎么样?叶钦的人有没有为难你?你有没有受伤?”

    朱宸风一笑:“我很好。”

    只是他永远无法忘记,那个红衣白的男子强行把她带走,他被摄瞳术定住无能为力,眼睁睁失去她时的那种心情。

    从她失踪开始,他就现他对她的感情变了。不再只是把她当作初见时那个娇俏纯真的小姑娘了。

    他已经无法把她当作他的红颜知己一样去看待了。

    她失踪了,他也像疯了一样,用尽各种方法找她,差点……算了,都是他的过错。

    他想问她,是什么事情让她那般奋不顾身,非要跟着叶钦来到妖界,但他终究没有问出口。

    见她露出自责的神情,朱宸风柔声道:“不怪你,我们都没有想到。叶钦会早有预谋。当时的情形,即便他不托我给你传信,他也会用别的法子找到你,叶师弟……他当年疯狂地找你。他对你的心思有多深,我是知道的。是我的错,如果我早些劝叶师弟回归正途,阻止他堕入魔道,也不至于生后来这些事。如果那天,我再多一些心眼。现叶钦修炼了大魔功,直接把他带走,阻止你们相见……如果我不带你去见叶钦,就不会害你被抓来这个地方,吃了那么多苦,被逼着嫁给他,失了名节,被他害得入魔,被那么多人背后说三道四。”

    可世上没有后悔药。

    是他的纵容,害得叶师弟一步步堕入魔障的深渊。

    是他的疏忽,害苦了她。

    朱宸风脸色一片惨白,仿佛在承受诛心之痛。

    洪宁襄诧异万分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这般自责?她有什么值得他自责的?他越是自责,她越是愧疚得如万蚁噬心。

    她摇头说,“朱师兄,你别这样说,不是你的错。我说了,不怪你,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。真的不怪你。”

    无论如何,她不能把朱宸风卷进那个仇恨扭曲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有句话想问你。”

    朱宸风看上去平静了些许,忽然抬眼看着她。

    洪宁襄一向钦佩他的洒脱和正直,他的眼神也和他的人一样,坦荡如明月。

    此刻,他的眼睛也是那么清明,眼神没有一丝的杂质。

    她被他看得低下头,“朱师兄,你同我不必客气,想问什么问吧。”

    朱宸风盯着她,“你以前说不想跟九爷在一起,是真的,还是假的?”

    “以前……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呢?”朱宸风呼吸急促了几分,“以后呢?你……还想跟着他吗?”

    他知道他没有立场问这些,可他知道,如果今日再不问,他怕以后没有机会,他怕他会后悔。

    如果她说想,哪怕他万分不舍,他也会祝福她和九爷。

    如果她说不想,哪怕此生和石定峰结仇,他也会把她牢牢抓住,带着她离开,再也不让她活得这么辛苦。

    洪宁襄如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气。

    为什么朱宸风要问这些问题?她和他不是知己,是朋友吗?他这么问,是出于朋友的立场关心她吗?还是……

    她不敢深想,也无法把他卷进来。

    她笑了一下:“朱师兄,你别忘了。我是石鸣的娘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呢?”朱宸风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我会跟着他。”洪宁襄坦然地说,“九爷是我的夫君,我自然会跟着他。以前种种,我会淡忘。以后的日子,我只想珍惜。”

    朱宸风神情恍惚了一下,但很快,他恢复了一贯的从容,漆黑的眸子带着疏朗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低声说:“这样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不能再深究她对石定峰的感情了,无论爱与不爱,她已经做出选择了。

    洪宁襄怕他多想,转了话题道:“对了,朱师兄,方才我们讨论的妖界归属问题,你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“你呢?”朱宸风轻笑道,“在大殿之上,我看你丝毫不肯退让,也不怕得罪两界联盟,胆子倒是不小。你是不是有什么好主意?”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...(TET文学首页http://www.tet123.org)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