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女尊世界之皇女保卫战(一)

    季若躺在床上,看着纯白的天花板,晃得眼睛发疼,季若却呆呆的半响没回过神来。【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www.wuruo.com】这就回来了?自己没死?

    可是那些画面那么真实,真实到她以为所谓游戏,所谓现实,所谓任务只是她的一个梦罢了,可是一转眼,她就离开了她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!她记得好多人好多事,她记得她的玉雕,她的瓷器,那些充斥着她全部的记忆,至于这里的生活?她都快忘了!她心心念念以为永不会忘的委屈悲痛竟然已经恍若隔世!她满心满意想要将其狠狠踩在脚下的人已经面容模糊,多么可笑!

    时间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一味药,让你忘了爱,忘了恨,忘了情,忘了愁。季若胸口发闷,她用被子狠狠的蒙住自己的头,试图压住那股感觉,但游戏提醒的声音却一直在滴滴滴的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姓名:季若

    完成任务:2

    好评率:100%

    级别:14级(1384526/1638400)

    名次:175456

    智能:水母,0级(367541/1000000)

    本次任务获取:灵魂之力一个,信仰值2769256。

    “季若,我给你买了一个记忆收集箱和一个清灵佩。”小萝莉的声音在季若脑海中响起,季若还没来得及反应,一股清凉的感觉就流进了她的心中,刚才那种烦闷之意竟然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季若似乎可以看见自己的记忆竟然按线状完全整理好,任务中的记忆全部装进了一个小小的抽屉里,没有封锁,季若仍然可以想起那些回忆,但是却不会扰乱她的神经了,那些本来朦胧的记忆又逐渐深刻起来,是了,那只是个任务而已,而且已经过去了。

    季若猜测,前者应该就是清灵佩,后者就是收集箱了,有时候有一个智能还是很不错的,至少自己不知道的这些事,还有其帮自己处理。收集箱一百万一个,其中有十个小箱子,可以存放十个任务世界的记忆。清灵佩也是一百万一个,清灵佩可以一直使用,直到其中装满玩家的负面情绪,然后报废,季若看了一眼她的钱币,只剩下77万多了,连最小的住宅都买不了了。

    季若将头露出,深深的呼出一口浊气,扫了一眼窗外,已经是日上三竿了,季若连房门都没有出,找了一点面包和水吃下,补充自己的能量,就打开了游戏,进入了任务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季若再次醒来,是在一张拔步床上,外侧悬着艳红色绣花卉草虫的纱帐,小萝莉反常的没有出现在她身边,点开游戏却又没有出现任何的不同,难道是去找好吃的了?季若暗想。

    季若闭了闭眼睛,接受着这个世界的信息。这是一个女尊世界,原主是泱泱大国齐国的大皇女,本来应该继承王位,从此踏上人生巅峰,但是不幸,命运跟她开了一个玩笑。

    原主的正夫是首辅杜高程的儿子杜临尧,有倾世之才,绝世之容,简单来说就是长得非常非常好看那种!季若赶紧调出了其影像,原谅她实在想看看这个世界的审美,看着虚影中出现的淡雅如竹的男子,季若感慨,还好这不是那种审美相反的女尊国,审美观和她的还是很相仿滴。

    杜临尧从小与四皇女定了亲,四皇女也就是女主角,本该在半年之后就成为四皇女的皇夫,没想到在一个赏花宴上,杜临尧弹了一首曲子,顿时被原主惊为天人,然后就非杜临尧不娶,以各种方式相逼,娶不到杜临尧就要去死,女皇也没办法,这可是自己的长女啊,只好将杜临尧赐婚给了原主,此后原主就开始了对杜临尧的爱你就要虐虐你的历程。

    原主把杜临尧娶回家后一直怀疑其还心心念念想着四皇女,三不五时发一次疯,对杜临尧死命的虐待,噢,下面的内容季若简直不忍直视,最后原主把杜临尧赶到了一个偏僻的小院子里,想起来就去虐待一下,把杜临尧一个风度翩翩的大才子硬生生折磨得没了人形,最后病重而死。

    然后首辅大人悲痛于儿子的死,上门来讨个说话,却被原主命人扔了出去,一年后,女皇驾崩,本立意让大皇女继承王位,但是原主在当皇女期间就喜怒无常,草菅人命,四皇女的属下就给她来了一个黄袍加身,啊,历史总有惊人的相似性。首辅大人多么清正廉明的人,被原主逼得竟然也有了阵营,投在了四皇女旗下,然后和原主开启了夺位之战,那真是死伤无数。

    后来四皇女成了女皇,还收获了自己的爱情,那是另一个传奇人物,也就是男主角,夫妻琴瑟和鸣,相敬如宾,举国安乐,国泰民安,大家都过上了幸福而美满的生活。

    总的来说,这是一个专门讲四皇女如何上位的故事,原主又是一个世界历程的催化剂,连女配都算不上,早早就死了,真正的女配是二皇女。可怜的杜临尧,活生生的炮灰啊,虽然她也是炮灰,真是可怜的两个人,季若抹了抹眼角鳄鱼的眼泪。

    原主心愿:得到皇位和杜临尧的心。

    这心愿,看得季若太阳穴一跳一跳的,难道是要我把他的心挖出来,这岂不是让人死了都不得安生,估计原主早就想这么干了,就是不敢,害怕首辅大人疯狂的报复,所以趁自己来了才提出这么一个心愿!季若有些恶趣味的想。

    季若调出世界进程一看,本来还悠哉悠哉的她,突然也悠哉不起来了,这尼玛都到把人家赶到小偏屋的时候了,才把自己送来!你怎么不等人家死了再让自己过来呢!季若苦着脸伸手拉开帘子。

    “殿下,您醒了。墨菊,快来给殿下更衣。”在季若床边站着的婆子冲着另一边招了招手,上来两个眉清目秀的小男生,是的,就是小男生,看上去也就十四五岁,季若突然有一种深深的罪恶感,这生活,实在是太腐朽了!季若感受着衣来伸手的生活,心里暗道。

    “王妈妈,你去库房把最好的金疮药给孤找来,孤一会儿要用。”季若皇女的架势十足,面色冷漠,用原主平时冷漠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原主是女皇那么多儿女中最不苟言笑的,就连女皇平时也都是笑意盈盈的,但是见过她手段的人从不会认为她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,四皇女和女皇在某些方面就很像,该慈悲宽宏的时候慈悲宽宏,该杀伐果断的时候就杀伐果断,只是原主的父后是女皇一生最为挚爱的人,原主的冷漠就有几分偏似她的父后,估计也正是因为这样,无论她究竟如何差劲,女皇还是将皇位传给了她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王妈妈福了福身,立刻出去安排人给季若找金疮药,季若本来以为可能要费一番口舌,没想到这么容易,她太喜欢这种要干嘛就干嘛还没有质疑的生活了,不过也可以想象,原主究竟是为什么变成那般独断专治的。

    “殿下,墨华君病了,他的侍人在外面等了半个时辰了,您看...”墨华是原主比较喜欢的一个侧夫,是兵部尚书的庶子,季若知道兵部尚书是第一个投身于四皇女手下的,但原主身死之死,墨华以死相逼,逼得兵部尚书给了原主一个全尸。

    他身子骨不太好,总是病怏怏的,若是原主听到这话,少不得又要去安慰一下,可是,季若虽然感念于墨华的真情,但她也不想给自己惹太多麻烦,毕竟她的任务可是只有攻略杜临尧一人。

    “让库房给他送几株新上供的人参,还有,把西岛国才进贡的砚台给墨华送去。”西岛国是齐国西边专门制作砚台的小国,那里的土质特殊,制出来的砚台自带清香,不同的阳光下会呈现不同的颜色。

    正是三伏天气,季若穿了一层又一层,看着头顶上明晃晃的太阳,她觉得做一个皇女其实也挺受罪的:“去江风那里瞧瞧。”

    江风是杜临尧的字,后面跟着的几个侍人恭恭敬敬的齐声应了是,心底却替杜临尧感到惋惜,殿下这才鞭打完江风君,还以为那边可以松缓几天了,没想到...

    季若走到介绍中的偏院,这可不是一般的偏啊,她足足走了半个小时!看着越来越荒芜的景色,萧瑟的房屋,只剩下几片树叶的树木,地上还堆着枯黄的树叶,和她刚才出来地方的富丽堂皇简直判若两个世界,季若在心底为这个可怜的炮灰默哀一分钟。

    “殿,殿,殿下。”杜临尧的侍人是从家里带过来的,对他忠心耿耿,好像是叫做青竹,在杜临尧死后,也随杜临尧去了。青竹听到通报,慌慌张张连滚带爬的跑出来,跪在季若的脚边,惶恐不已:“江风君还昏迷不醒,不能出来接驾,请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全部退下。”季若扬了扬下巴,面带寒霜,青竹还想说些什么,被季若后面跟来的几个侍人上前捂住嘴就拖了下去,青竹也没反抗,似乎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季若迈着沉稳的步伐走进那间屋子,掉了漆的家具,破了几个洞的床帐,洗得发白的桌布,裂了缝的花瓶,因为干净,越发显得破旧,还有空气里淡淡的血腥味。季若将眼神落在了床上紧闭双眼的人身上,硬朗的面容,犀利的剑眉,高挺的鼻子,苍白的肌肤下墨色的头发散开,整个人竟隐隐有了一种病态美,季若在心底直呼自己变态。

    季若在床边站了半响,实在是找不到入手的地方,要是杜临尧是装昏的就好了,那她就可以展现影后一般的演技,先轻轻的用指尖点在杜临尧的额头,然后缓缓抚过杜临尧那挺立的鼻梁,最后在那浅色的嘴唇上停留,嘴里再喃喃说着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这种温情的剧本一打一个准呀!杜临尧的各种反应她都想到了,或害羞,或平静,或意有所动,但她真没想到杜临尧是真昏迷了。季若站了一会儿,听着那因受伤而略显急促的呼吸,感觉着那完全放松的身体,看着那毫无防备的睡姿,十分确定杜临尧真的昏迷了。

    季若长叹一声,暗道,真是天不遂我愿,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出了房间。在季若离开房间那一刻,屋里的人突然睁开了双眼,只一秒钟不到犀利的眸光变得幽深脱俗,淡雅的表情和平时的眼神没什么分别。

    “把这个给江风抹上,伤口好得比较快。”季若走出庭院,青竹几人正远远的站着,看季若出来,急急忙忙的迎来上了。季若从怀里掏出金疮药递给青竹,她可不想杜临尧就这么死了,想了想季若不死心又问道:“江风君从受刑回来就一直昏迷吗?”

    语气是掩饰不住的关心,青竹一惊,以为季若看出了什么,头垂得更深了,低声道了声是。季若暗自着急,介绍里没说杜临尧是什么时候死的,该不会就是这次吧!想到这里,季若觉得她手脚发凉,声音都有些颤抖了:“拿着孤的牌子去宫里,把侍医请来!对了,请妙仁君!快去!”

    侍医是宫里专门为后宫众皇夫看病医治的性别为男的大夫,有点类似古代的宫廷女医,妙仁君是侍医中医术最为高明的。

    季若低头,看跟着来的侍人呆呆的愣在原地,心里更加烦躁不安:“快去啊!愣着干嘛!”那侍人这才如梦初醒,行礼后急冲冲的退去,季若又指挥另外两个侍人去叫人来将杜临尧移至中宫,中宫不仅是正夫居住的地方,而且环境很好,这里潮湿闷热,不适合伤者居住。

    青竹看着季若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得,手足无措的呆在原地不知道该干什么,以往殿下就连大夫都不会给公子请,更不要说侍医了。殿下对外一直都保持着良好的形象,一旦请了侍医,她打骂公子的事情不就要被传出去了吗!一向最爱脸面的殿下怎么会做出这般荒唐的决定?

    青竹看着季若脸上满脸的惊慌和懊恼,一个想法一闪而过,难道,殿下对公子确实是真心的?青竹想起自家公子临出嫁时的期待,大皇女虽然比不上四皇女才情万丈,倒也是文韬武略,不可多得的好女儿!

    公子也曾想过大皇女不同于四皇女,和四皇女是从小就定下的姻缘,两人并没有什么接触,相反大皇女是对公子一见倾心,以后对公子必然会更好,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青竹跌跌撞撞的跑进屋里,看着自家公子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,和他出去的时候一样,这才忍不住放下心来,上前轻声唤道:“公子,殿下没做什么吧?”

    床上的人缓缓睁开双眼,清明的眼神没有一丝迷茫,浅色的嘴唇弯起,冲着青竹牵出了一个笑容,看得青竹心酸不已,他家公子本是清雅脱俗、淡泊宁静的翩翩君子,无论是谁娶了都是要放在手心上捧着宠着的人儿,可偏偏弄成了这般模样!当真是造化弄人!

    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匆匆的涌来,打破了这短暂的宁静,一瞬间就涌进来一堆人,搀扶着杜临尧就往庭院中间的软轿里走去,可怜杜临尧,本就受了伤,又被这么一群人拖着拽着,身上的伤口又开始渗出血丝,青竹都替他心疼,偏偏杜临尧脸色平淡,似乎那受伤的不是他一般。

    江风君回到中宫了。

    殿下请了侍医为江风君看病。

    大皇女府的天要变了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,季若反常的行为早已传遍了整个皇女府,一时之间有人欢喜有人愁。原主后宫中几个受宠的侧夫齐齐的约着来觐见季若,却被季若派人打发了去,自己则是着急的等着妙仁君说杜临尧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季若看着妙仁君终于出来,急忙的迎上去,一身白衣的妙仁君略带倦色,看季若的眼神暗藏几分不喜,这么一个谦谦君子竟然被她虐待成这般模样!真是丢皇室的脸!

    “已经没有性命之忧,不过……若是再受到这般鞭打,那么神仙也救不了他了。”妙仁君故意将杜临尧的情况说严重了几分,略一沉默,又淡淡的道,“还有,近期之内不可行房事。”这种一般男子羞于启口的话题,妙仁就这么轻飘飘的说出来,似乎他只是在说杜临尧每天要按时吃药。

    季若听到没有性命之忧,整个人顿时松了一口气,至于房事,季若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过。

    季若走进房间,只闻到一股浓浓的檀香味,熏得她难受,即使她这个完全不懂医学的人都知道,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就是通风透气,这么熏人病人怎么能好。

    “把这些香全都灭了,把窗户都给我打开,去摘几株玉兰花来插在花瓶里。”季若动动嘴,下面的人跑断腿。

    杜临尧已经醒了,脸色比刚才还要苍白,两人视线相交,没有季若想象中的歇斯底里,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,无悲无喜,无哀无怨。青竹怔怔的看着季若安静的看着自家公子,似乎殿下从来没有用这种眼神看过公子,经常出现的就是那种疯狂而又噬血的眼神,从来不似现在这般平和清明。

    季若干咳两声,打破了这沉默:“妙仁君说你已无大碍,只需好好的修养身子就会恢复的,孤安排了几个会做苏菜的厨师在你的小厨房里……”苏菜是杜临尧最喜欢的菜系,风味清鲜,浓而不腻,淡而不寡。

    说着说着,季若突然有些尴尬,她这么说会不会有几分邀功的感觉?可是这都是她造成的,这种语气肯定会惹得杜临尧厌恶,季若这么一想,心情顿时低落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咳,你身边只有青竹一人会不会太少了,孤再安排几个人来近身服侍你,可好?”季若看着青竹越来越震惊的眼神,故作镇定的道。

    杜临尧牵了牵嘴角,轻声道:“殿下的好意江风心领了,只是青竹从小在我身边侍奉惯了,其他人来了不知道我的习惯,反而不美。”

    季若也不强求,宫斗剧她看了不少,现在不能让其他人钻了空子,杜临尧又是那种清心寡淡,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,要是一不小心被人玩死了,她去哪哭去!季若给杜临尧赐下了一大堆珍贵的药材,锦锻,首饰,然后飘飘然离去。

    “公子,您怎么就那般拒绝了殿下的好意,刚才我真担心她因此恼羞成怒,又拿您出气。”青竹含泪给杜临尧擦拭着额头上的虚汗,替杜临尧担忧道。杜临尧闭了闭眼,没有说话,青竹见状,也就禁了声,让杜临尧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“殿下,您回来了。”季若才踏进自己的院门,一大堆莺莺燕燕就齐齐的给她行礼,看得季若差点拔腿就跑,这般艳福,她可真是享受不来。这个世界崇尚文学,才艺,无论男女皆是这般,越有梅兰竹菊的气节,越受人追捧,若有普通百姓得了一个识文断字的夫婿,那么必定是捧在手心上宠着。

    但那只是普通百姓家,在这偌大的皇女府,有才气的人多了,身为皇女又怎么可能低声下气的去讨好一个人,所以一旦不小心,有气节过了头,被其他人趁虚而入,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看,中宫现在躺着的那位不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?那般盛名,也落得了这个下场,看来他也学乖了,不知跟殿下说了什么,你看,殿下的态度立马就变了,殿下就喜欢人细声细气的哄着她,他们为何不投其所好呢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聚在这里做什么?”季若皱起眉,这群男子大的二十一二岁,小的才有十四五岁,虽说颇有才名,长相也是人中龙凤,可是这般或妖娆或妩媚的姿态让季若真心受不了,还有那满身翠玉金石,狠狠的挑衅着季若的省美观。还好杜临尧是那种真正的君子,不因他人的喜好来改变自己,如果让季若去攻略面前这堆人任何一个,季若怀疑她会精神分裂的!

    “我们听说殿下将江风君请回了中宫,特来恭喜殿下和江风君重归旧好。”一个穿着翠绿色衣服的男子,是礼部尚书的庶子汪青玉,大概十七八岁左右,也算是季若宫中的老人之一了。

    请?多么有深意的一个字,如果是原主,面子受挫,估计又要大发雷霆,为了证明不是自己将杜临尧请回中宫的,又要将杜临尧赶到那个小屋去了吧。季若眯了眯眼,她不在意面子是不是受挫,但她非常不喜欢这种勾心斗角的把戏,既然是她的皇女府,那么规矩就由她来定!

    “哦?孤和江风君之前不过是有了一点误会,现在误会消散了自然重归于好,倒是劳你费心了。只是,青玉,你用的字眼让孤很不舒服,难道这就是礼部尚书的家教吗?!”这话算是极其严重了,季若沉着脸上前一步,汪青玉脸色顿时煞白,摇摇头意图解释,可季若哪里肯给他解释的机会:“王妈妈,送青玉去司刑堂好好学学规矩!”

    司刑堂,杜临尧就是在那里变成这般模样的,汪青玉顿时面如死灰,被几个侍人轻轻松松就拖走了,嘴被捂住,只能见呜呜呜的声音。季若垂眸瞟了一眼,下面的人大气都不敢出,一时间整个院子只听见树叶摆动的哗哗声。

    “你们全部回去给我闭门思过,哪天想明白了哪天再出来!”短时间这帮莺莺燕燕应该是不会出现在她面前了,众人退去后,季若感觉庭院里的脂粉味一下子就消散了,空气都变得清新多了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“你看看这里还缺什么,孤立刻让人去帮你办。”季若现在每天从朝上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杜临尧,越看她就越看不懂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永远那副云淡风轻的表情,不以物喜不以己悲,没有期待、没有失望、没有感动、没有不满,但季若深刻的感觉到杜临尧那来自骨子里的淡漠,是那种真正对什么都不在意的冷漠,他不在意季若是不是对他好,他不在意其他人对他的态度,他不在意任何人的生死,包括他自己!。

    杜临尧不是这样的!季若研究过杜临尧的资料,那是一个很容易感动的男子,只要有人付出一点真心对他,他就愿意为对方付出一切,温润如水,纯粹如玉,那是一个只懂爱不懂恨的人!不然不可能在原主这般伤害他后,临死前也没有对原主产生任何的怨意,因为原主才将其娶回来的时候,确实真心待过他。

    他说,那是他最幸福的时光,今生不忘,来世不忆。他说,这些都是我的命,我认。他说,愿来世,不再与你相遇。他说,个人都有个人的归宿,有得有失,我得了那么多的虚名自然是要失去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季若不知道这到底怎么回事,难道是因为她的到来,让这个世界发生了一些变化吗?可那样的话,这个结局就会在任务计算的几率内,这个任务也不至于才区区十级,而且都好几天了,小萝莉也一点消息都没有,这些未知的因素让季若隐隐有心慌的感觉。

    ...(TET文学首页http://www.tet123.org)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