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28:夜半来客

    【慕容今天真是被虐的不行啊,话说,是慕容想的不周全,以为直接给亲们发了qq消息之后直接t出群就ok了,却没想到,许多亲亲根本就收不到消息,也拒绝加好友。

    在此说一件事,今天被t出群的亲,都是发了消息的,让转到群;设置了不接收陌生人消息的亲们,就收不到消息;现在不在旧群,也不在新群的亲亲们,麻烦再加回以前的那个群,然后直接找管理员吧,真是不好意思。】

    -----------愉----------快---------分--------割--------线----------

    刚刚才被周宇鹤那混蛋耍流氓,此时再被北宫逸轩这么不管不顾的一吻封口时,宁夏那火气也别提有多旺了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出卖色相就想解决问题?她可不吃这一套!

    这心里头有火气,还要跟他闹腾,他却是巧舌辗转,那手亦是在她的腹间慢慢的游走。

    那手隔着衣裳时,根本就没什么感觉,可当他的手钻进衣裳,带着热度贴着那小腹之时,宁夏只觉得小腹之处有什么东西在往外顶,就似要顶出那层皮,往外钻一般。

    这感觉,让她心中一惊,那种感觉太过恐怖!

    “有虫子!”

    他吻的不愿分开,她却是双手捉着她的手臂,一脸的紧张:“炮灰,我肚子里的蛊是不是睡醒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北宫逸轩无奈的看着她,这个时候打断,也真是只有她才做得出这样的事来!

    “现在可还恼着?”低头在那唇上辗转,北宫逸轩浅浅的说道:“这般,可还恼着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宁夏无语,意思是,他出卖色相,她就该不恼了?

    不过,话说回来,她一向秉承有话好好说的理念,所以就算是火北宫逸轩这般的招摇,却没想过要与他如何的争执。

    可方才,她明明是恨不得给他两巴掌才解气,而这种感觉,却在他的手掌贴着小腹之时,舒服了许多。

    难道,她着道了?

    心中想着,他却是再次加深了吻,而他那手,在小腹之处游走之间,慢慢的往下延伸。

    “炮灰……”

    心里头火气没那般大了,宁夏一把捉了他的手,面上尽是内疚:“对不起,我大意了。”

    那香定是有问题,只是,周宇鹤这么做,有什么目的?

    北宫逸轩看着她那粉嫩的唇,目光微深:“蝉儿,你原谅我了吗?”

    明明是恼到发狂,却偏偏不敢表露出半分的怨气;他恼,恼周宇鹤的大胆,恼周宇鹤的放肆;可是,他更恼,更恼自己也中了周宇鹤的计!

    宁夏看着他这神色,心中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来;看着自己的女朋友被人占便宜,不是应该生气的吗?

    二人注视之间,外头有人敲门:“主子,热水来了。(tet文学网teteam.com)”

    热水?她还没让人送热水来啊。

    “先泡个热水澡再说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他眼中分明是闪过什么,拉着她的手退开两步,这才说道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他与她坐到梳妆台前,方晓几人抬进来两个大大的浴桶,那水一桶接着一桶的倒了进去。

    北宫逸轩动手将她发上的珠花取下之间,秋怡拿了两个较小的桶放于一旁;待得一切都按吩咐准备妥当了,这才垂眼说道:“王爷,一切都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一声命令,众人都退了下去;冬沁目光微闪,待得出了那外间之时,这才说道:“世人皆说男生女相乃无用之人,时至今日我才发现,主子这一路坎坷,却是与王爷命中注定的缘分;遇着这么一个比男人还男人的女相男子,主子这一辈子便是好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人不可貌相,说的便是王爷这般有能耐的人吧。”秋怡亦是一声轻叹。

    王爷对主子的情意,如今连她们瞧着都觉得窝心;今日这事若是换作其他男人,只怕早对主子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可王爷呢?王爷没有一声质问,还亲自给主子散发梳洗,这般的肚量,岂是常人所有?

    外头二人感叹,里间,他将她衣裳脱的只剩那里衣之时,与她说道:“知道你不喜欢头上抹那些个东西,先将发净了,再将他下那毒给散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他下的是什么东西吗?”这一次可真是毫无防备,周宇鹤那混蛋才来就给她这么大的一个麻烦。

    “来,边洗边说。”

    拉着她起身,他将凳子提到桶旁,先是试了试两桶水的温度之后,舀起那没那般热的一桶水,细细的给她洗着头。

    有一种爱,叫融入生活;小时候,只有外婆给她洗过头;就算是穿来了这里,都是秋怡二人给她淋着水,她自个儿在抓着头。

    可此时,当她感觉到他修长的指于头皮之间生涩的来回游走时,心里甜甜的,却又酸酸的。

    那长发上抹了许多的发油,这用水冲冲洗洗了许多遍之后,他才用干布给她搅着长发。

    “今日你在路上遇着他时,他可有说什么奇怪的话?”

    “奇怪的话?”宁夏仔细的想了想:“他没提什么奇怪的话。”

    没提?没提,怎么会那么快的知晓她体内有蛊之事?又如何会在宴会之中下手脚让她失控?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在假山之处时,他说过什么?”说到这,她面上明显透着厌恶之色;以为她会被周宇鹤那皮相和手段给勾了去,眼下看到她这态度时,他不由的浅浅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宁夏一想到那男人就烦躁,见着北宫逸轩问的小心翼翼时,压着怒火,将周宇鹤说过的话与他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当她说到‘你身上有我的味道’之时,北宫逸轩眉头一裹。

    他到时,周宇鹤也说过这样的话;那时周宇鹤吻过她,他只当是周宇鹤用来刺激他的;可此时听来,却是另一层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先不说他了。”

    心中有了计较,北口逸轩抬手脱着她的衣裳:“他那香与普通的媚药不同,发作时间会延迟。”

    她本来是想问他脱衣裳做什么,听到这话时,眼皮一挑:“媚药?”

    什么媚药这么不专业?别人的媚药不是让人欲火焚身么?怎么周宇鹤这媚药却是让她心里头烦躁?

    “其实算不得媚药,只能说那药会引得你体内的蛊做出反应;他在进那宴厅之时便给你下了药,只是你未查觉罢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她手上的动作十分的利索。

    那衣裳落地时,他将一包药粉撒进了桶内,接着将她给抱着,一并进了浴桶。

    听他这般说,宁夏这才恍然大悟,敢情她是低估了周宇鹤的智商,那混蛋,一来就动手,手段还是这般的高明!

    “可是,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?对了,他一来就问我‘杀他前,对他做了什么?’,我能对一个男人做什么?”想想就是好笑!

    北宫逸轩目光一闪。

    他?哪里是他?分明是她!

    只是,这事她并不知晓,他也不准备让她知晓。

    【0228】

    沐浴之后,他将她抱上了床,将被子拉了盖上那身躯,看着她陀红迷离的目光之时,于她嘴角一吻:“你先休息,来之前让人熬了汤,你身子亏的厉害,喝一些会舒服许多。”

    宁夏轻抬着眼皮,只觉得这洗个澡,浑身都是软绵绵的,暗恼他花样多,便不理他,鼻子里嗯了一声之后,磕了眼皮。

    见她这模样,北宫逸轩勾着嘴角,穿上衣裳之后,抬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汤是要给她喝了才好,不然,真是亏的厉害。且那药不喝,方才那药浴便是白忙活了。

    外头,北宫逸轩吩咐着秋怡三人先是去将里间收拾干净了,这才叫秋怡去端汤药,顺便叫来昊天吩咐着明日之事。

    正在吩咐着,暗卫匆匆忙忙而来:“主子,皇上和东周太子及大宇二皇子深夜来访,已经快到那院子了。”

    北宫逸轩一听,目光一沉;这个时候去找他,所为何事?

    心中转了一圈,北宫逸轩叫来方童:“秋怡那药拿来之后,让她伺候着蝉儿喝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方童应了一声,那人便转身大步而去。

    北宫逸轩前脚回到院中,那几人后脚便走了进来;小皇帝看着他身上的雪花,目光微沉。

    周宇傲视线将北宫逸轩给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圈之后,不由的说道:“看来逍遥王还真是喜欢在雪中赏梅,只是这大晚上的,也看不出个什么东西来;逍遥王也是个性情中人,明日雪城酒楼,不如一起赏景喝上几杯?”

    北宫逸轩浅浅一笑:“多谢太子相邀,只是这年年都来,也看的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这意思,是拒绝了?

    周宇傲面上一笑:“逍遥王说的也是,这年年都来,景色也都差不多;咱们好歹也是年年相见,算是旧识,只是二皇子这初来乍到,对雪域不算熟悉;方才皇上才说了,三国难得齐聚,不如一同喝上一杯,这才深夜前来打扰。”

    深夜而来,只是为了相邀同饮?穿越之肉文女配:妙

    这般的借口也说的出来,北宫逸轩心中一个冷笑。

    只怕相邀是假,怕是光明正大的来找东西才是真!

    周宇鹤啊周宇鹤,你这连环计,可真是耍的好啊!

    一声轻笑,北宫逸轩吩咐着下人上茶,便引着几人进了厅间。

    宇文瑾那视线不过是扫了一圈之后,便直接开口:“太子将我和北煜皇上请来逍遥王这里,不知是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一句话,就把今晚几人到来的原因给说了个清楚明白。

    周宇傲本是端着茶杯,在听宇文瑾这话之后,又将杯子放下:“二皇子果然是爽快之人,既然提起了,我也就不卖关子。”(TET文学首页http://www.tet123.org)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