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章:男人长得这么美干嘛

    所有人都惊声尖叫,心都被他吓得裂开了,就在婴儿将要落地的瞬间,被随后赶来的夜景云接住,紧紧的揽进怀里。 屋内陷入一片死寂,谁都说不出一句话,夜景云被冷唯墨的疯狂举措,震的一片空白,他竟然要摔死自己的孩子,只因微澜为生产而死?! 倏地,他心里翻起巨大的浪潮,这样的深情,他是怎么也及不上的,他爱微澜,爱到不惜弑杀亲儿的疯狂,他又如何比得了? 可是,这一刻,他真正的放下了,他输的心服口服…… 怀中的婴儿,显然没有被冷唯墨吓到,奇异的停止了哭位,窝在夜景云的怀中,安稳的睡着了…… 那尚未睁开眼睛的小脸,时不时的磨蹭他的胸膛,好似寻求身体的温暖。 就在这时,床上的“尸体”突然呻/吟了几声。 冷唯墨目光一怔,僵硬的转过身,不敢抱太大希望,一瞬不瞬的,望着床榻上的女子,她动了……皱眉了,她还有呼吸! 她还活着,他的澜儿,还活着!他的心,在欣喜的狂叫…… 夏微澜睁开疲倦的眼眸,迷茫地望着冷唯墨,在他眼里,这样的眼神,却比任何时候都美,只要这双眼睛,还能这样看着他,今生今世,他别无所求! 下一刻,他飞扑过去抱住她,哭得泣不成声,“澜儿……” 夏微澜因生产而疲惫的昏睡过去,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依稀记得做了一个奇怪的梦,梦中有人让他选择,是继续往前走,还是回去…… 因为那道光芒的温暖,她打算向前走,可是,就在那一刻,突然出现一个声音,那样痛苦缠绵的唤着她,其间,还隐约夹杂着婴儿的啼哭声,她心中一痛,忍不住回过头…… 方才苏醒过来,就被冷唯墨狠狠地抱在怀里,她的骨头都快要散架了,见他哭了这么大声,而且浑身都在颤抖,难道…… 心中涌起不好的预感,她惊慌的问道:“亦寒,我们的孩子,是不是……” 冷唯墨飞快的擦干脸上的泪水,而夜景云和萧晚清,赶紧把各自手中的孩子抱上前,递在夏微澜的手边,“别怕,在这里,他们都睡了……” 夏微澜这才放下心,有点奇怪的看着冷唯墨,为什么刚才,他哭得那么惨…… 产婆见局面已经稳定下来,连连说着恭维的话:“恭喜王爷,王妃真是大福大贵之人,生了一对龙凤胎,小郡主和小世子,将来定然是人中龙凤……” 这一刻,身为人母的自豪感油然而生,夏微澜忍不住笑出声来,温柔的望着冷唯墨,轻声说道:“亦寒,给孩子起个名字吧!” 冷唯墨抬起头来,还是有些狼狈,愧疚的看了那男婴一眼,刚才,他真是太冲动了! 还好,上天没有对他太残忍,他真是个幸福的男人。 他深吸一口气,眸中满是柔和之色,微笑道:“女孩叫云瑶,男孩叫亦轩,怎么样?” 云瑶,景云的云,月瑶的瑶,这是否代表他的感谢与歉意呢? 冷云瑶,冷亦轩。 夏微澜在心中默念了一遍,真不错的名字,她轻轻点了点头,幸福的笑了起来…… 冷唯墨笨挫的抱着男婴,弄得他大哭起来,他尴尬的望着夏微澜,道:“他长得好丑!” 回过魂的萧晚清,快步走了过来,倾身探头一看,皱眉道:“哪里丑?你是不会看,这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娃娃,将来呀……一定是个绝世大美人儿!” 冷唯墨脸上浮现一丝笑意,轻哼道:“男人长得这么美干嘛!” 说罢,意有所指的望了望夜景云一眼,那眼神,简直是赤/祼/祼的人身攻击! 夏微澜看孩子哭了起来,母子连亲一阵心疼,“亦寒,让我来抱他吧!” 就在这时,夜景云走了过来,接过冷唯墨手中的孩子,平稳的抱住,轻声道:“微澜,你才生产不久,得好好休息,孩子,就让我们来照顾吧!” 说也奇怪,那男婴到了夜景云的手中,竟奇怪的止住了哭泣。 萧晚清望着一脸郁卒的冷唯墨,取笑道:“你这当爹的真失败,孩子都和你不亲!” 冷唯墨瞥了身边的夜景云一眼,半是气恼,半是愧疚的道:“夜景云,让你白捡了便宜,当这小子的干爹吧!” 虽然口气不好,但是,他还是打心底感激他,是的,感激! 如果刚才,不是他…… 那现在,他简直不敢设想! 夏微澜微笑看着这温馨的一幕,安心的闭上眼睛,沉沉的睡去…… 夏微澜醒来的时候,看到身旁沉沉睡去的冷唯墨,俊美安详的脸上,有着多日不曾有过的松懈,霸道的双手,此刻,正放在她的腰际上,宣誓着占有。 冷唯墨似乎在梦中,又似乎有些清醒,喃喃的说道:“澜儿,我好幸福……” 夏微澜微微侧下头,轻柔的香吻烙在他的唇上,看着这个用生命来爱的男人,甜甜的笑了起来,只要有他在身边,仿佛一切痛苦都已经远去…… 为了此刻的甜蜜,那些付出,都是值得的! 这样想着,她缓缓合上眼眸,轻轻的窝在他的颈项边,柔声呢喃道:“我也是,亦寒,我再也不离开你了……” 突然间,一个霸道沙哑的声音响起,“你说的,可不许食言!” 夏微澜微微一愣,见冷唯墨醒了过来,笑着凝望着她,整个人显得容光焕发,霸道如他,此刻,竟然笑得跟孩子一样可爱。 渐渐的,那种笑容里,慢慢的漾出点点晶莹的水光,到了最后,他才紧紧的抱着她,头深深的埋入她的颈窝…… 夏微澜知道,这一次,真的吓坏他了,轻轻的拍拍他的背,安抚着他不安的心。 这一次,她真的抓住属于自己的幸福了! 自夏微澜生产后,冷唯墨就一直窝在床边陪伴夏微澜,任她怎么劝说,他也不为所动,连睡了几夜,全身的骨头又酸又痛,但是,心里却洋溢着甜蜜。 因为,每次睁开眼,他就可以,看到澜儿和儿子、女儿在面前睡得香甜。 两个小家伙刚出生,就已经惹了一堆桃花,完全没有刚出生婴儿皱皱的模样,皮肤白里透红,晶亮的大眼睛已经能睁开,粉嫩嫩的小嘴微嘟起,十分讨人喜爱。 这日醒来,睡在夏微澜旁边的小家伙居然醒了,正睁着一双好奇的眼睛打量四周。 他不禁微微一笑,伸手帮夏微澜盖好被子,然后,吻了吻小家伙嫩嫩的小脸,将自己的食指放到他的手里,让他紧紧的抓着。 两个小家伙能平平安安的出世,要感谢澜儿的坚强与努力,这是他们的爱情结晶,他多后悔当初的卤莽之举,每每想起,浑身都忍不住冒冷汗。 他希望两个小家伙能健健康康、快快乐乐的长大,开口叫他爹爹,叫澜儿娘亲,一家四口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。 他带着小家伙们在院子里愉快的玩耍,澜儿端着美味可口的饭菜走出来,那样的场景,想多幸福就有多幸福。 他不自觉的笑弯了眼,愣愣的看着孩子,从心底涌出满足。 想不到,成为两个孩子的父亲,竟然是这样的满足,满足到他想抛开这里的一切,带着澜儿和小家伙们去游历天下,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。 但是,他知道,现在还不行,现在三四局势不稳,他肩上的重担还不能卸下,但是,总有一天,这个美好的愿望,他会亲自去实现。 他用右手手指抚了抚儿子柔嫩的脸蛋,深邃的眸子快要柔出水来,小家伙喜欢在半夜里哭,每次都把澜儿折腾得筋疲力尽,自己再香甜的睡去。 他眸子微眯,磨着一口白牙,沉声警告道:“臭小子,不准闹到娘亲,知不知道?” 本来打算让找个奶娘带,可是澜儿说什么也不肯,他知道,她想亲自照顾小家伙们,但是,他很担心,她的身子很虚弱,生下孩子瘦了一圈,看着别提多心疼了。 岳母每天都吩咐下人,熬上下奶的汤,要澜儿多喝点,连续喝了半个月,尽管她喝到想吐,还是拼命忍耐吃下去,为了小家伙们能吃饱。 说到这个,每次都让他体内涌起一骚/动,半个月来,澜儿给小家伙们喂奶,就那么当着他的面,真接给小家伙们喂奶。 每到这个时候,他恨不得把儿子女儿扔出去,自己扑上去…… 那是专属他一个人的宝座,现在居然被他们给占据,心里别提有多郁闷了! 要知道,他禁欲的时间,算下来,已经超过了五个月,连他都觉得不可思议,可是,为了澜儿的身体,只能憋着,现在小家伙们出生了,依旧只能看着,还是不能吃。 小家伙睁着清澈干净的大眼睛,望着对他咬牙切齿的父亲,将他的食指捏得更紧,欢乐的张着没牙的小嘴巴,吧唧吧唧的吐泡泡,似乎在取笑父亲的欲求不满。 冷唯墨接收到小家伙的挑衅,才这么点大,就知道攻击他人弱点,不愧是他儿子。 不过,被儿子讨厌的感觉,为了防患于未然,提前给他警告,“臭小子,爹爹警告你,以后不准跟我抢,知道不?” 夏微澜一直在旁边静静的,看着父子俩可爱的交流方式。 蓦地噗嗤一声,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,一睁眼,就看到亲亲夫君,在旁边凝视着孩子,而俊美无铸的脸上,浮现连他都没察觉到的柔情。 尤其是被儿子取笑,那吃憋的表情,真是非常可爱,她微微一笑,道:“亦寒,孩子这么小,怎么能听得懂!” 冷唯墨听到声音,抬头一看,欣喜道:“澜儿,你醒了。”(TET文学首页http://www.tet123.org)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