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章:沉沦

    因为生了孩子,夏微澜的身体,不像原来那般瘦弱,反倒是丰腴了不少,这让冷唯墨更加沉迷,理智早已经抛到九霄云外,剩下的,只有那股欲罢不能的渴望…… 他微微颔首,看着身下女子迷离的视线,深邃的眸底闪动着幽幽的火焰,动作也无法克制的变得凶猛起来! 夏微澜羞涩的闭上眼眸,两人好久不曾这样亲热,如今,身体敏感得不了了,只是稍微撩拨,体内就涌起一阵难耐的燥热,原来自己,也是那般的渴望他! 冷唯墨嘴角勾起一抹邪笑,薄唇停留在她的锁骨上啃咬,大掌缓缓向下,惹得夏微澜身子一阵剧颤,轻吟出声:“啊……你轻点,痛……” 听到云沁地恕痛,冷唯墨当下弹跳而起,看着她朦胧的眼眸,这才惊觉,她现在的身子,只怕还不能适应,随即翻身,从她身上退了下来。 夏微澜睁开眼眸,黑眸微眯,粉颊酡红,娇喘连连,茫然的看着男子慌张的脸庞,还未从刚才的激情中清醒过来。 这幅媚态横生的模样,对冷唯墨来说,无疑是种致命的诱惑,因此,他只得别过眼去,柔声问道:“身子还痛么?” 夏微澜反应过来,摇了摇头,当下羞赧得无地自容,没想到,他的自制力,比自己好多了,反倒是她先沉沦其中,真是丢脸! 冷唯墨看着她羞涩的蒙住眼睛,唇边忍不住逸出一丝笑意,伸手缕了缕她凌乱的发丝,轻声说道:“那就好,你先休息,我去沐浴!” 说罢,为她整理好衣衫,便匆匆的向浴池的方向走去…… 就这样,日子一天天过去,终于到了孩子的满月之日,冷唯墨早在几天就广发宴贴,准备在王府大摆宴席,为小家伙们庆祝生辰之喜。 宴会当日,王府外,门庭若市,络绎不绝的宾客贺喜。 夜幕慢慢降临,暮色缭绕,府内在数十盏琉璃灯的的照耀下,如同白昼一般明亮。 宴会上,灯火辉煌,觥筹交错,衣香鬓影,夜景云和凤宸息都依约前来,还有冷唯墨军中的一干兄弟,个个把酒言欢,好不热闹。 冷唯墨一脸如沐春风,喜形于色的接待宾客,为了衬今晚的宴会,特意穿了件丝质的红色长袍,增添了一抹绝艳的气质。 夏微澜穿了一件淡粉色流云纱衣,下面搭配了一件雪白的轻烟裙,凌波宽袖随着步伐轻轻晃动,清冷的眸子,如一潭淙淙而流的清泉,眼波流转,嘴角噙着一抹淡笑,看着奶娘手中抱着的孩子时,脸上散发出母性的光辉。 夜景云则是一身玉质长袍,面色清冷而沉寂,幽暗的眸底深不见底,全身散发出尊贵而又不容忽视的气质,让人的目光,不由自主地追随着他。 凤宸息依旧是一身妖娆,冷魅的双眸,挺直的鼻梁,薄薄的嘴唇,看向夏微澜时,嘴角随之勾起,绽放出一抹蛊惑人心的邪魅,看上去既迷人又危险…… 许久不曾见到凤宸息,夏微澜看他气色不错,心里也安心了许多。 就在这时,门口突然出现了一阵骚动,只见一个娇小的身影闯了进来。 女子的陡然出现,让全场惊艳,她穿着一件大红色的烟纹薄雾纱,里头一件浅色抹胸,前凸后翘的曼妙身材,裸露的脚踝处,系着一条金链子,腰间跟手腕上,都别了银质的小铃铛,当她款款进来时,清脆的铃铛声响起,引起了全场的注意力。 夏微澜讶异的看向冷唯墨,轻声问道:“亦寒,她是谁?” 冷唯墨深幽的眸子一闪,意味深长的笑了笑,道:“如果没记错,她就是苗疆安家的人,看她的容姿装扮,应该安家最小的女儿,江湖中的第一美人安昕妍!” 夏微澜淡淡地扫过女子,浅浅勾起一抹笑意,娥娜翩跹,顾盼流转,步摇轻晃,环佩叮当,瑰姿艳逸,不足以形其色,灵动逼人,不足以形其神,不愧是江湖上的第一美人。 女子似乎早已习惯众星拱月般的目光集萃,丝毫没有惊慌,反而还露出一抹自信的笑。 反倒是夜景云,看到女子的瞬间,面色变得怪异起来,那样子,似乎想立刻离开这里,夏微澜不由多看了两眼,却惹得冷唯墨不悦的皱起了眉。 安昕妍在宴会中四处搜索,看到某人时,眼睛不禁一亮,直直的向目标,飞奔过去。 下一刻,夏微澜就看见安昕妍抓着夜景云的胳膊,笑得十分得意,而夜景云则是面不表情的脸望着她,可是,从细微的动作中,能看出他在拼命忍耐的样子。 而凤宸息抿唇轻笑,神色古怪的站在一边看戏。 安昕妍一脸坏笑的盯着夜景云,牢牢的勒紧他的脖子,打算拖着他向外走,边走边道:“夜景云,我不会让你再逃了!” 凤宸息在旁边乐不可支地看着,低声道:“安昕妍,你真的要这根不解风情的木头?” 安昕妍蓦地停下脚步,看着凤宸息笑了起来,“凤宸息,你不要自卑哦,不是你不够好看,只是啊,我还是喜欢他这样的类型。” 夜景云想趁她分神之际甩开她,却被她一把搂住,抓得更紧,胸部紧紧的贴着他的背,渐渐的,他白晳的面颊上,浮现淡淡的红潮,那清冷飘逸的形象……彻底瓦解。 凤宸息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,略带同情的眼神飘过去,戏谑道:“景云,你多保重啊!” 夜景云嘴角一抽,额上暴出三条黑线,冷喝道:“凤宸息!” 安昕妍死死的钳制着夜景云,向四处张望着,低声道:“对了,寒,你的房间在哪里?” 夏微澜愣愣地看着她,疑惑的问道:“听妍姑娘,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 闻言,安昕妍爽朗的笑了起来,露出一口白牙,转头看着夜景云,豪气万丈的说道:“当然是奸污他!我已经计划很久了,今天总算是可以实施了!” 此言一出,四周陷入一片死寂。 夜景云俊美无铸的脸上一片黑沉,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安姑娘,请自重!” 安昕妍闻言一笑,非凡没有放手,反而娇媚的秋波频送,柔声道:“说了不要叫我姑娘,叫我小妍就好了啦,云哥哥……” 尤其是那句颤抖的尾音,足以让人鸡皮疙瘩掉满地! 夜景云浑身一僵,蓦地端正了脸色,冷冷的看着安昕妍,沉声道:“安姑娘,请不要再开这种玩笑,夜恕不奉陪!” 安昕妍笑容依旧,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,问道:“云哥哥,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?” 说罢,她闭上眼睛,嗅着夜景云身上的独特清香,兴奋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,光是凭手感就知道,这胸膛有多坚实,这挺拔的身材多有料,真是赚到了! 看到安昕妍的小动作,夜景云顿时满脸黑线,眸中闪过一丝尴尬之色。 他从未想过,自己居然会被女人,这样明目张胆的吃豆腐,不禁沉声道:“住手!” 凤宸息邪魅的眸了闪烁,似笑非笑的道:“景云,人家好歹是个小美人,你也不吃亏,守身如玉二十几年,总算可以……”说到这,勾唇坏笑了二声。 夜景云凌厉的眸子一凛,恼羞成怒的打断了他的话:“凤宸息,你闭嘴!” 安昕妍眯起晶亮的眼眸,与凤宸息眼神交流,偷偷比个了手式。 而后,一脸算计看着夜景云,笑得像只小狐狸,轻声道:“云哥哥,你还记得来我安家,求药的时候,答应替我做三件事,如今,你只完成了一件,还有两件事未做,难道……名动天下的明月公子,想不信守承诺么?” 求药?! 夏微澜微微一愣,难道,安昕妍说的是那个续骨的药膏? 当初,她从城楼上跳下,虽然,幸运的捡回一条命,可是,身上多处骨折,自行痊愈的机率十分渺茫,本以为,她会在轮椅上度过一生。 她能重新站起来了,都要多亏了景云带来的黑色药膏,敷治了近一个月,就能下床走路,三个月,就恢复如初,拥有这样神气的疗效,这药有多珍贵,可想而之! 如果景云为了她,委屈自己,帮安昕妍做不愿意做的事,她心里又怎会好受! 夜景云不自在的转开视线,意外看到夏微澜愧疚而复杂的目光,心中不禁一紧,低声道:“微澜,这件事,与你无关,你不要在意……” 冷唯墨感受到夏微澜的内心变化,心中虽然有些吃味,但是,事情的来龙去脉,他很清楚,夜景云身处这样尴尬的境地,都是为了澜儿,他没理由袖手旁观。 当即,开口道:“安姑娘,那剩下两件事,可否由本王来帮你实现!” 安昕妍想也不想的回拒道:“不要!” 冷唯墨面色一沉,这个丫头,还真是不识好歹! 而夜景云也不打算再安昕妍纠缠下去,暗自运功,蓦地捉住她的手腕,一个利落的转身,便从她的手中挣脱出来,而后,他纵身一跃,瞬间消失到众人眼前。 安昕妍吃了一惊,只觉天旋地转,回过神来,看到空空如也的前方,气愤的跺了跺脚,不甘道:“诶……云哥哥,你害什么羞嘛,等等我啊……” 说罢,施展轻功,向他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。(TET文学首页http://www.tet123.org)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