堕落,钱色门 逃出魔掌,又入狼窝(3)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伊百合知道不将红酒解决,这胖子是不会放过自己的了,急步推着酒向他指的方向走去。『言**首*

    她现在才现,这里可不是普通的奢华,大厅里不是普通的宽敞,装潢更是金碧辉煌,椅子什么的,都是金光灿灿,这里的主人还真是极尽地挥霍和奢侈呀。

    不,这是土豪式的挥霍,根本和烧钱没二样,单单刚刚经过的那柱子,还雕龙刻凤盘旋在上面,还是黄金雕成的,让人真有一种将黄金刮掉的冲动。

    脸皮猛地一抽,警告自己,忍住忍住,绝对不能得罪这个大富豪,快点逃出去才是目前最迫切的事。

    伊百合的脚步更加快了一些,不敢再打量这极奢侈的地方。

    不过她不想打量,偏偏就有不堪的一目撞入她的眼帘,前面的高大强壮男子正搂着一个女人非常激烈的一幕,那女人身体贴的特别近,可想而知下一刻会做什么……

    她的眼皮忍不住抽搐,这里简直就是纵声色的最佳场所。

    怕惊动了他们,伊百合的脚步轻了一些,再轻一些,她只想快点离开这里,心中暗暗有些焦急,希望千万不要惊动这对野鸳鸯。

    不料,越担心生的事,就越会生。

    “前面那人,站住。”慵懒而低沉的嗓音,一听就知道声音中略带醉意,就这样听来都极为魅惑动听。

    伊百合假装听不见,急步向前。

    “前面那位身材不错,却穿一套不适合女佣服,连头都没有整理好,然后推着小推车的小家伙,可不可以停一下。”

    好吧,就差没有指名道姓了,伊百合若是再不停下来,恐怕会惊动这里的主人。

    能将她无声无息关在密室地窖的人,她百分百肯定就是这里的主人,只不过实在想不通,一个拥有像王国一般财富的家伙,为什么要绑架她?还将关在隐秘的酒窖里?

    本来最大可能性是凯撒,只有他才有这样敌国般的财富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她完全将凯撒排除在外,凯撒的风格,绝对是低调得不能再低调,而这里的主人,简直就是一个极为风骚,并且挥金如土的家伙,不然也不会将整个大厅装修得像皇室那么金碧辉煌,简直就亮瞎所有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主人,看来你这里的佣人还真不是普通的傲慢呀。”他身上的女人盯着伊百合的背影,那曲线分明的玲珑背影让她忍不住嫉妒起来,连穿佣人衣服都可以穿出风的味道,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骚—货。

    伊百合连忙收拾好脑海里的纷乱,顿住脚步,缓缓地转过身子,望了过去,男子一身纯白的英式宫廷服装,衣服将他健硕的身材包住,给人一种霸气的感觉,他的脸上戴着纯白羽毛面具。

    而男人身上的女人,穿着布料极小的裙子,肌肤白皙透明,她的脸上戴的是和衣服一样缤纷色彩的孔雀毛面具。

    看样子,这个是化妆party,所有人都会戴上华丽的面具,整个就是华丽主题。

    伊百合的脸上浮起职业地微笑:“请问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男子的眸子中迸出璀璨的光芒,她不是离开了吗?怎么会在这个地方?还佣人的打扮?

    那一身佣人的衣服,确实太小了,这样正好将伊百合身上的优点勾勒得极为惹火,妙曼的身材,那不盈一握的小腰,修长的脚,任何地方对男人来说都是致命的诱惑。

    男子的瞳孔忍不住一紧,腹部竟然涌起了前所未有般的惹火,唇轻轻勾勒:“本少爷想喝酒,你倒一杯给我。”

    伊百合唇角一抽,少爷你和女人正忙着,就不要想着喝酒了好吧。

    腹诽着,脸上却不敢有任何其它表,只是顺从地说:“那好,我将酒倒在酒池之后,再端酒过来好吗?现在我没有酒杯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男子懒洋洋的语气分明是很坚决。

    伊百合一怔,望着男子那纯白色的面具,面具只遮了上半的脸,下半的嘴唇极为性感,带着慵懒的醉意,她非常冷静地看着他,无可否认,单单看嘴唇就足以证明面前这男人姿色不错。

    不过他那固执略带任性语气,倒是让她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“现在没有杯子,先生。”

    面具后的目光几乎放肆地盯着她,唇邪邪一牵:“可是我渴了,怎么办?”

    伊百合淡淡地说:“那就稍等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个办法,很直接的。”

    伊百合挑眉,望着他极具邪魅的唇,直觉告诉她,接下来的办法绝对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“你的樱桃小唇含一口酒,直接喂我不就行了吗?”

    果然,又是一个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种马级人物,刚刚那女人喊他主人?他应该不是这里的主人吧?

    不可能,他不可能绑自己来这里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是他,他才没有这个闲逸致来调戏自己。

    伊百合淡淡地嘲笑:“先生真是好办法,不过这办法,你身边的美女更热衷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主人,你真的那么口渴,我来喂你吧。”女人说罢跳了下来,然后扭到伊百合的面前,就想用口来接一口红酒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也不喝,我帮你推这些酒桶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男子殷勤地走了过去,手有意无意地搭在伊百合的手背上,伊百合不着痕迹地将手收回去,似笑非笑地说:“先生,请你自重一些,别忘记身边这位大美女,你要甩开她就用自己的办法,别利用无辜的人才好。”

    伊百合拍掉他的手,推车向酒池走过去。

    望着那撩人的背影身段,God的唇角扬得极灿烂,果然是伊百合的脾气,非常对她的味。

    不过显然,她没有认出他来。

    心中隐隐有些失望,百合啊百合,看来我在你的心目中真的一点位置都没有,看来,我要很努力才能挤进你的心里面,看看你的心到底是红色,还是黑色,我明明在你面前做了那么多,你怎么可以一直视若未见。

    难道这个世界上,只有那三个男人才能让你变成另外一个人?

    不,绝对不是。

    我相信,不会再有人比我更想得到你,更想保护你。

    你是我生命中唯一一个想保护的女人,所以我从来不想用别的手段得到你。

    女人看见God心不在焉的样子,和刚才的激截然相反,察觉到他的视线一直落在刚刚那女佣的背后,不悦地咬着娇艳的蜜唇,然后整个人伏在他的胸膛上,“主人,我们继续,好嘛?”

    God推开她,热地吻住她的红唇,然后迅速地结束吻,摸摸她的脸:“乖,今晚在这里的都是S市有地位在身份的人物,你去另外找一个。”

    说罢,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他的小家伙就在这里,他哪里还有心和别的女人玩,要玩,也要逗伊百合玩才有趣呀,呵!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她最想要的就是你,别的她一个都看不上。

    女人跺脚,想要追上去。

    偏偏God早向另外一个人打了个眼色,女人很快就被另外一个男人缠住,根本没机会追上去。

    God抱着胸,懒洋洋地挨着金光灿灿的柱子,望向面前的女人。

    伊百合一口气将木桶里的酒全部倒进酒池,所谓的酒池,就是用透明玻璃做成的酒池,设计得非常让人惊叹,红色透明液体像喷泉一样,一道道喷向半空中,在灯光下,极为妖冶璀璨,让人惊艳。

    若是想喝酒的话,只要端着酒杯对着喷泉一接,就OK了。

    幸好,伊百合在密室里喝太多酒,对这些琼浆玉露一般的红酒没多大的兴趣,她只知道现在肚子好饿。

    酒池旁边有一张白色的长长的桌子,上面摆满了各种精致的,伊百合被关押在酒窖里,没有机会见过的点心食物,最让她流口水的,鱼露什么的在这里好浪费地摆放着。

    好吧,她真的好饿了。

    她趁着没人注意,用蛋糕狠狠地蘸了一大块鱼露,然后放在口中,食物充斥口腔那种满足感,伊百合只觉得快得眯起眼眸。

    God忍不住快地笑起来,她绝不知道嘴边还蘸了一些鱼露,让她看起来可口极了,忍不住大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伊百合看见面前的男人,他是一路追随着自己过来的,刚刚她没有看仔细,现在透过这个面具,隐约现面前男人的眼睛是绿色的。

    难道面前这个人是God?不对,若是他的话,她是认出他的声音的,想到这一点,伊百合微微松一口气,她可不想在这种场合遇上God,他们之前已经分开了,他身边还有玛丽公主要应付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伊百合当然不知道,God为了不让她认出自己,和她说话的时候故意将嗓音压低,听起来慵懒的口吻,本来就不容易认出来,何况她对God还不是特别的熟悉,自然听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偷吃了?”God唇扬起极好看的弧度。

    伊百合戒备地望着这个面具男,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跟在自己的身后,对于刚刚偷吃的举动,她倒是没有任何的理亏,她实是在饿了,那么多食物,吃一块又没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关你的事。”伊百合清冷的声音明显就是拒人于千里。

    God走过来,向她伸出手——

    本书由,请勿转载!(TET文学首页http://www.tet123.org)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