堕落,钱色门 逃出魔掌,又入狼窝(4)

    伊百合的眸子浮起了戒备之神色,反应极快地避开他不怀好意的手。『可**言**首*(..)』『言**首*

    不料,她的动作极快,God的手更快,在她还没有避开之前已经伸到她的唇边,用手一拈,然后很快地放在她的眼前说:“这里脏了,我只想帮你拭掉,美女,别一脸我是坏人的样子,我是一个好人,才不会拆穿你偷东西。”

    伊百合才不相信他的话,他那闪烁的眼神分明就是不怀好意,再看看他的动作,他在做什么?

    居然含住他的手指——也就是刚刚用来拈她唇边鱼露痕迹的手指。

    伊百合的脸飞快地染上两抹嫣红,心中顿时不悦起来,不管他出自什么居心,都和她没关系,她只要快点离开这里就好。

    God面具上的眼眸像鹰一般锐利地盯着伊百合的表,他几乎猜到她在想什么,心中的疑惑却是更深。

    她不是已经跟凯撒离开了吗?怎么会又回到了这里?

    这个别墅是他的私人物业,名叫不夜岛赌城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这里不分日夜的赌都是不分日夜,所以他也就有能力将不夜赌城建得像一个皇宫一般极尽奢侈,极尽金碧辉煌。

    这里就是他God的私人王国,只要有钱就能来这里享受帝王一般的享受,这里除了赌,还有美女、美食、美酒,简直没有想得到,只有想不到的一切。

    自然,这里四面环海,离市区有很大的一段距离,一般能来这里的人都是开着私人游艇或者私人飞机过来,普通人根本来不到这里。

    今天是玛丽公主举行生日派对,特意选择了他的赌城,还邀请了凯撒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凯撒带了女伴过来,那个女伴还是伊百合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凯撒还是拒绝了玛丽公主,带着伊百合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们走了之后,生日派对接下来的节目是化妆舞会。

    所以他在这里,后来一直都是戴着面具神秘的出现,所有女人都喊他主人,其他人认识他的人叫他God。

    他对伊百合的再次出现真是充满了浓浓的兴趣,既然她又回到了这里,他自然不会让她轻易离开了。

    伊百合的算计眼神根本逃不过God鹰一般锐利的眼神。

    想要离开这里?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God对她神秘地一笑:“放心呀,我不会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伊百合依然是清冷的神,“那也不关我的事。”明显就是不想领他的,这个神秘面具男的热,让她不得不防备起来。

    此刻,在她还没有清楚到底是谁将她关在密室之前,还是尽快离开比较好,绝对不能呆在这个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说罢,她推着车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God哪里肯放她走,大步跟在她的身边说:“你是这里的女佣?我向管家说一声,你专门来侍候我,怎么样?”

    伊百合有些不悦,一边走一边说:“先生,你如果需要女人的话,这里一抓一大把,请你不要打扰我工作好吗?”

    很快就到了门口,伊百合眼尖,一下子就看见了远远地有两个小女佣相扶着踉踉跄跄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伊百合一下子就认出了她们的样子,当时顺着手电筒的光线,她是看清楚了她们的样子,只是她不敢肯定其中一个会不会认出她。

    她有些懊恼,早知道当时下手再凶狠一些,哪想到她们这么快就醒来。

    现在她们跑出来,恐怕那个人很快就知道她逃跑了,若再不赶快点,她想离开就更难。

    于是她想也不想就放弃手推车,低头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God一直在注意她的表,为她突如其来的慌张感到大大的讶异,他的眼神也顺着前面的方向,那两个小女佣很眼熟,却没有什么特别,不对,似乎受伤了的样子,她们很快就消失在眼前。

    他似乎猜到了什么,玛丽今天似乎有些异样,她一向喜欢拱星伴月的宴会,在这里她更是像公主一般,所有男宾是为了追逐她而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那些万般风的女人,都为了玛丽那颗明月存在,根本没有抢得了她的风头,偏偏凯撒带伊百合离开后,玛丽也不在了。

    这个玛丽公主,一向任性。

    但她的父母只有一个女儿,所以她就像公主一般,受着所有人的小心呵护,就连其他人都不敢给她任何脸色看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所有人对玛丽公主一向都是毫无保留地宠溺,就算她要杀人,他们也会准备好枪递给她。

    玛丽公主想要得到的,从来没有得不到的,可是今晚在宴会上凯撒的明确拒绝,让她恨由心生。

    因此,God一下子就猜到了伊百合想要做什么,绿眸顿时一沉,大步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伊百合根本不清楚这个地方,很容易迷路,万上让她碰上玛丽公主,岂不是送羊入虎口,一想这一点,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他什么时候觉得小玛丽像老虎那样可怕?

    玛丽的美丽绝对是无人能及,她遗传了母亲身上所有的优点,五官完美得没有任何的瑕疵,就像上帝精心打造一般的美丽动人。

    任何男人都不自禁拜倒于她的美丽,就连他在遇到伊百合之前,也忍不住为玛丽的美丽倾倒。

    可惜这个玛丽公主,众星捧月惯了,对于想要的东西从来都是受不了一点点的拒绝,最缺乏的是耐性,除了凯撒。

    恐怕她这辈子所有的耐性都用在凯撒身上了,所以处事手法也很偏激。

    伊百合感觉这里就像一个迷宫,明明看见门口里,拐过一道拱门,依然是热闹非凡,华丽依然的宴会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戴着专属他们的面具,伊百合根本分不清他们的样子,她在这里几乎横冲直撞,有些人对她起了兴趣,这个女人,算不算是女佣诱惑?

    伊百合的手臂被人狠狠地一抓,她吓了一大跳,正想尖叫出来,一只手反应极快地捂住了她的嘴巴:“唔唔唔——”

    她恼怒地瞪着这个纯白羽毛的登徒浪子,这里的女人是不是死光光了,为毛要缠着她不放。

    God在她耳边低低地说:“若不想被人捉回去,就跟着我,不要尖叫,也不要突然跑掉,不然我帮不了你,答应的话就点点头,我才松手。”

    伊百合震惊一般瞪大眼睛,他怎么知道她会被人捉回去?他和那人到底是什么关系?不过看他的眼神,似乎很诚恳的样子,她想了一会,这才犹豫着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God满意地勾了勾唇,松开手:“放心,我不会害你,我来带你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伊百合低声问:“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眼神依然是伊百合式的戒备,实在让他有一股无奈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原因?”

    她点头。

    God邪邪地笑了:“因为我喜欢你,不想你受到伤害。”

    伊百合一愣,望着极奢华的面具,这时候她才现纯白羽毛的上面镶着一排细钻,而细钻的中央是一颗鸽蛋般大小深蓝色的宝石。

    这面具,恐怕也是价值不菲吧。

    这男人的身份应该是非富则贵。

    God牵了她的手,急步向相反的方向走去,伊百合讶异极了,这神秘男子似乎对这里的格局十分的熟悉。

    他们一离开大门,玛丽公主已经带着两个保镖进到大厅。

    伊百合回过头,远远地看见玛丽公主那张美丽的脸蛋几乎气急败坏地出现,不由得怔了一下,捉她来这里的人居然是玛丽公主?

    想起玛丽公主望着自己的眼神,充满了莫名的敌意和讨厌。

    伊百合一下子就猜到她是为了凯撒将自己带到这里来,不由得苦笑不已,凯撒就是一个大灾祸,就算他不用亲自动手,也有人替他灭了自己。

    离开了宴厅,拐个弯就是一个极奢华的花园,姹紫嫣红的各种鲜艳花朵,那些花不是市面上可以买到,品种极为稀有珍贵,凡是女人对于花都有一种固执的喜欢,伊百合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她讶异地顿住脚步,望着那满园的美丽的鲜花,眼中浮起极赞赏的神色。

    God察觉到她的眼神,随手摘了一颗开得最灿烂最艳丽的的香缤色玫瑰,递到她的面前,勾唇一笑:“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伊百合拒绝:“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God讶异:“你明明喜欢。”

    伊百合清冷的脸很严肃:“先生,不是所有喜欢的东西都要得到手的,就这样欣赏也是一件极赏心悦目的事。”

    God看着她极认真的样子,不由得失笑,看来他一点都不了解她的思想。

    他们的世界里从来都是弱肉强食,绝对不会有宁愿看着也不想得到这么无趣的事生,凡是想要的东西,他们都是不择手段地得到。

    他如此,玛丽如此,凯撒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但是,他偏偏就爱极了这样执着的她,执着的性格,向来受很多苦,偏偏她从来没有改变过。

    他将花轻轻地摘在伊百合的鬓边,简简单单的一朵花,瞬间让她的脸蛋变得极生动妩媚,那清澈黑亮的眼眸是映着玫瑰花的色彩,骨子里竟然透着一种勾人的风。

    深绿色的眼眸顿时幽幽,他居然有一股想要狠狠吻她的冲动。

    本书由,请勿转载!(TET文学首页http://www.tet123.org)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